假装贫穷假装贫穷哭泣贫穷“赖贫”背后是什么

假装贫穷假装贫穷哭泣贫穷“赖贫”背后是什么

假装贫穷,假装贫穷,哭泣贫穷?“贫困依赖”的背后是什么?随着精准扶贫的深入实施,许多贫困人口和贫困村庄都达到了扶贫标准。然而,在一些地方,存在着扶贫和扶贫的现象。原因是一些穷人和贫困村庄害怕扶贫,不敢脱贫。

“除了种牛和养牛,我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担心在被列入扶贫名单后,政府的支持会减少”

“我有孩子,不如政府的金牛卡”。这是半月形记者最近在内蒙古大青山以南的星河县接受采访时听到当地人说的话。这充分反映了贫困家庭对党和政府扶贫政策的赞誉,同时也从侧面表明了他们对扶贫政策的依赖。

目前,星河县康布诺村一秘黄余音正忙着进行新一轮的入户调查,了解去年贫困家庭的扶贫情况和新年发展规划。他说:“大多数贫困家庭都有较强的摆脱贫困的主观愿望,但少数贫困家庭缺乏主观能动性。他们想摆脱贫困,担心摆脱贫困后无法享受优惠政策,宁愿呆在贫困的巢穴里,也不愿回到贫困之中。”

黄余音介绍说,为了了解贫困家庭的心理状况,他专门为贫困家庭设计了一份心理问卷。通过对劳动力、生产资料、社会关系、个性等方面的分析,他发现一些有工作能力的贫困家庭存在观望心理、依赖心理和“依赖穷人”的倾向。他说:“一些农民隐瞒了他们的生产收入和工资收入,并虚报了支出数额。如果他们不仔细辨认,他们很容易被误导。”

科尔沁右翼阵线旗俄罗斯镇花双村,位于大兴安岭南麓,距康布诺村数千英里,也有“依靠穷人”的贫困户现象。市委书记王文清告诉记者:“一些贫困农民有‘越穷越好’的心态。他们故意隐瞒收入,夸大外债数额,竞相假装贫穷,假装贫穷,大声呼吁贫穷,以便与穷人分享扶贫的好处。”

记者现场查看了村里的扶贫文件,发现村民何欢(化名)有一个五口之家。2017年种植业收入3万元,养殖业收入1万元,扶贫红利3500元,农业补贴和生态补偿转移收入9742.9元,总收入53242.9元,生产经营支出6500元,家庭纯收入46742.9元,人均纯收入9348.58元。

当记者找到何欢时,他害羞地说:“我除了种地养牛什么也做不了。我担心当我被列为一个没有贫困的人后,政府的支持会减少,我的收入会下降,所以我总是想哭穷。在村干部入户调查中,我隐瞒了我的牛,谎称我家有3万元外债,希望再享受两年补贴政策。“

根据王文清的说法,通过入户调查、集体研究、村民代表投票等程序,他们最终认定合欢全家的收入水平高于“两忧三保”的标准,脱贫是正常的。

类似的情况表明,虽然一些地方在推进精准扶贫时采取了动态管理和进退措施,但一些享受政策支持的贫困家庭对扶贫政策有很强的心理依赖,导致“依赖贫困”不愿意退出贫困的现象。这主要是由于这些贫困家庭缺乏自我发展的信心。

“保姆式”扶贫将形成“咕噜咕噜能赚钱”的理念

记者调查了解到,随着扶贫工作的深入,内蒙古加大了社会保障力度。2017年,中国农村牧区最低生活保障标准

敖汉旗新会镇三家梁村的贫困家庭也是如此。2016年,他通过环境卫生公益岗位摆脱了贫困。然而,每次他去他家,他总是说他很穷,无论他在哪里谈论它。他总是认为政府在帮助穷人方面做得不够。辛某告诉记者:“哭的孩子有牛奶吃!国家扶贫政策是如此之好,以至于那些补贴它的人不应该白白地这样做。”

星河县大库联村第一书记孙立军认为,越来越多的底层家庭的胃口与政府和干部“保姆式”扶贫有关,从长远来看,这将形成“打呼噜也收钱”的观念。贫困并不可怕,而是心理贫困。对穷人来说,没有摆脱贫困的雄心,暂时也无法管理任何数量的扶贫政策和资金。

如果行业不发展,贫困村将无法摘下他们的“贫困帽”

在采访中,一些贫困村表达了他们的共同愿望:他们不愿意摘下他们的“贫困帽”。原因是没有扶贫产业和农村集体经济,扶贫缺乏内生动力。即使消除了减贫,也很难实现可持续发展。如果你取消“贫困上限”,回到贫困状态,会怎么样?

王文清说,到目前为止,全村只有8户家庭没有脱贫,贫困发生率为1.8%,低于3%的国家标准,基本上使全村脱贫。但是,当地农牧业基础薄弱,加上市场因素、传统耕作技术、自然条件等限制,使得工业发展困难。因此,他们非常害怕失去扶贫政策的支持,甚至在全村脱贫后也不愿意“摘掉帽子”。

王文清说:“我们村土地贫瘠,主要依靠传统的种植业和养殖业,缺乏龙头企业的带动,家庭与企业的利益联系机制不完善,行业脱贫动力不足,增收渠道少。因此,消除贫困的稳定性不强。我希望我们不要轻率地取消贫困上限。”

记者通过进一步采访了解到,星河县有161个行政村,其中大部分没有集体经济。这些村庄主要依靠扶贫项目进行扶贫投资。他们几乎没有可用的财政资源。如果他们想从事工业项目,他们害怕变得越来越强大。因此,他们缺乏减缓贫穷的信心和能力,不愿意取消“贫穷上限”。这种情况在内蒙古的2834个贫困村庄很普遍。

星河县民族团结乡和大孤莲乡也不敢贸然摘“贫困帽”。民族团结乡党委书记王晓军说,工业扶贫是稳定扶贫的根本策略。然而,工业的发展需要增加投资。像我们这样的贫困村庄依靠国家转移支付。他们如何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来发展工业?如果这个行业不发展,我们就无法摆脱贫困。

冯军,大孤莲乡党委书记,也说他不敢“摘掉帽子”,因为村里集体经济薄弱。目前,他们的村庄几乎都是集体经济收入为零的“空村”。由于村里的集体没有钱,也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不能保证摆脱贫困。

一些基层扶贫干部认为,各级扶贫干部应该摒弃扶贫就是给钱、给钱、给钱、给钱的错误观念。要重视工业扶贫,因地制宜发展富裕产业,增强发展的内生动力。同时,还要注重“精神扶贫”,帮助群众摆脱“扶贫等于慈善救济”的误区,营造艰苦奋斗的舆论氛围,使扶贫工作稳定持久。(半月形访谈记者丁旻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yourctt.com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