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的官方圈子很流行从分公司到省级部门他们都在努力寻找支持者

天津的官方圈子很流行从分公司到省级部门他们都在努力寻找支持者

天津官场圈:从分局到省厅,天津官场“圈层”的支持者正努力寻找中共十八大后查处腐败最严重的地区。天津盛行的“圈子文化”是其官场的主要特征和顽疾之一,这是《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两位商人的判断,这再次使天津政界和商界的“圈子文化”成为公众舆论的焦点。

7月2日,中国司法文献网公布了《天津市亚奇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王大儒单位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和《王功伟行贿一审刑事判决书》。两位王兴商人是天津津南区水务局前党委书记、前局长万继泉的行贿者,也是万继泉“商人圈”的主要成员。

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国家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了一份《中国纪检监察》号文件,称万继泉总是被“商人圈”跟踪。随着他的晋升,小承包商也发展成为拥有数亿资产的大老板。

天津纪委曾经报道过三个典型的“圈子”案例:天津港集团公司前董事长俞如敏培育了“秘书圈子”;虹桥区政协前副主席李克组成了“友谊圈”;万继泉经营着“商圈”。

此外,城市中最受欢迎的圈子是由身居高位的“天津官员”组成的“中心圈”。有些人依靠进入圈子来获得成功。

作为中共十八大后查处的腐败最严重的地区,天津盛行的“圈子文化”是其官场的一大特色和顽疾。2016年10月,当中央检查组对天津巡访的“回眸”给予反馈时,直言天津“文化无止境,政治生态遭到破坏”。

《中国新闻周刊》查看中共十八大后披露的几个案例,发现天津官场的圈子文化已经成为一种渗透的趋势。在被发现的官员中,许多人都在从乡镇干部到区县官员再到市委主要领导的“圈子”里。

金钱和权力建立的“商人圈”被认为是经营“商人圈”的代表官员。

万继泉曾任天津津南区文化局局长、党委书记、天津津南区北岔口镇党委书记、天津津南区水务局书记、局长、区委员。

他与商人的“亲密关系”始于他担任北沙口镇党委书记时。王大鲁和王功伟是贿赂他的有代表性的商人。王达鲁是天津雅琪建设开发公司(以下简称“雅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功伟是天津大卫储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王达鲁的判断显示,从2007年到2008年,王达鲁想进入房地产领域,但雅琪公司不具备房地产开发资质。时任天津市津南区北沙口镇党委书记的万继泉利用职务之便,违反相关规定,帮助王达鲁成功承接了镇上的一个住宅建设项目的开发。

此后不久,万继泉违反规定将天津市夏菊房地产开发中心(北沙口镇政府下属的集体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达如,使雅琪公司有资格开发房地产项目。

2009年,王达鲁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他想开发商品房,但没有资格。万继泉得知嘉福安珠建设有限公司(津南区建设管理委员会的子公司)具备开发保障性住房的资质后,主动出面帮助雅琪公司非法借用公司资质,使雅琪得以开发Renanxili住宅建设项目。

王达如在开发项目时资金短缺。万继泉帮助雅琪公司筹集了1.3亿多元,这笔钱是由北沙口镇政府及其下属新泰房地产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垫付的。2012年春节期间,他寄了一张金额为100万至1万元的天津农业商业银行借记卡。

王大鲁的判断显示他

王功伟一审受贿判决显示,自2007年以来,王功伟一直以天津金三围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和北沙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在北沙口镇开发建设安东尼小区项目,项目一期完成后,由于某种原因,项目销售缓慢。

2008年,时任北沙口镇党委书记万继泉利用职务便利北沙口镇政府投资安东里社区一期工程,作为安置用房,帮助王功伟解决滞销商品问题。

2009年,王功伟给了万继泉一张金额为10万元的中航借记卡,以表示感谢,并为后续项目的1万元持续援助做准备。

2009年至2011年,万继泉利用自己的职位,再次敦促北沙口镇政府继续投资收购王功伟开发商兼建筑商安东尼小区二期工程,帮助王功伟解决资金回笼问题。

2016年6月19日,王达鲁因涉嫌受贿被捕,同年7月1日被捕。2016年6月12日,王功伟因涉嫌受贿被捕,同年6月19日被保释,并于2017年9月18日被置于监视居住之下。

2017年12月27日,王达鲁因其所在单位受贿,在天津南开法院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2017年11月28日,王功伟因受贿被判处10个月监禁,缓刑一年。

2016年6月29日,万继泉因涉嫌受贿被拘留,同年7月15日被捕。2017年9月22日,天津津南法院对万继泉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万被判10年监禁,罚款60万元。

判决显示,2005年至2012年,万继泉利用天津市津南区文化局局长、津南区北岔口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雅琪公司等商家赠送的礼品,总价值356.168万元。

2005年至2012年,除了王大鲁和王功伟外,还有五名商人贿赂了万继泉,即:天津景顺路工程公司法人刘谋;梁某,天津富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第七分公司法人;孙谋,天津鸿泰隆房地产管理公司法人;孟谋,天津南洋建筑工程公司基层分公司经理;天津汇鑫双颖建筑安装公司法人李某。

《中国新闻周刊》发现,在万继泉判断的七名行贿商人中,所有人在担任北沙口镇党委书记期间,都通过万继泉承包工程获得了不当利益。其中,梁振英在担任晋南区文化局局长期间还贿赂了万。所有这些商人的贿赂都被用来买房和借钱。

火热的“中环”:在十八大后失业的“天津官员”圈子里,最热的是由高官组成的“中环”。这个圈子的核心是原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兼市长黄兴国。

《中国纪检监察》报道称,天津市建设管理委员会原副主任张全芬被认为是黄兴国“圈子”的一员,因此获得了成功。

张全芬的显著特点是善于上下结盟。是的,她是黄兴国的“圈子”成员,因此成功地担任了天津虹桥区委书记(正厅一级)张于2016年12月21日从马背上摔下来,并于2017年9月因涉嫌贿赂和腐败而被立案调查。

2018年6月27日晚,系列警示教育电影《为了政治生态的海晏河清》《剑高警铃长声》首次在天津卫视播出。这部电影分析了天津市严厉查处的10起违纪违法案件。

电影评论说:“循环往复的文化是影响天津发展和干部队伍建设的顽疾。”这部电影的三名60后官员在主厅失去了座位,引起了特别关注。

三人是天津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集团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段包森。魏永勇

段包森对着镜子说:“想进入圈子的心态是接近别人(黄兴国),接近别人的家人,然后被别人欣赏和重用。”

电影评论说,“段包森在季承中心君临大厦项目审批中获利,非法确定夹层不在建筑面积内,非法确定土地出让金收费标准,造成国有资产巨大损失。”

君临大厦坐落在海河岸边,总高度为239.6米。它是天津第二高的建筑,仅次于336.9米的天津铁塔,造价4.5亿元。

《中国新闻周刊》从很多内部人士那里了解到,君临大厦的项目是由赵少林的儿子赵进开发的,赵进是江苏省委常委、前秘书长,由于质量问题被认为是一座危险的建筑。君临大厦背后有许多官员参与了此案。除段包森外,还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区委员会原主席、原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区委员会副主任崔志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河北区委员会副主任杜李娜、罗凯天津规划局东丽区规划处原党委书记、主任王琦、 原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纪律检查监督办公室主任申英,原

尉第七纪律检查监督办公室主任,一直认为坚持黄兴国的圈子可以解决大问题,所以他尽力接近黄兴国。

2008年,魏作为中国的永久谈判代表参与了空客A320总装项目的引进。经过许多努力,这个项目在天津完成了。魏总是自称英雄,认为自己是空中客车(天津)总装有限公司最高职位的唯一候选人,但最终他没有做到。

司令官永久地说:“我认为我没有被选中是因为我不够胜任,而是因为我没有人也没有支持者,所以我不再相信这个组织,想找到一个支持者。我把身居高位的黄兴国作为我的靠山,把他(黄兴国)作为组织的化身。”

天津市纪委监察人员说,他是浙江绍兴人,因为与黄兴国(浙江宁波)有联系,所以作为支持者爬上了黄兴国山。他利用新年和假期的机会给黄兴国送去购物卡和大量茅台酒和绍兴酒。

尉永久地说:“组织多次要求我调查,但我还是一次又一次地糊涂了,因为我有靠山,我不能再安全地被组织调查了。”

司令官总是认为他背对着一棵大树遮阴,并且专横地行事。他为别人介绍项目和承包项目。他涉嫌收受500多万元贿赂。“未经党委研究,他擅自将一名中层老同事调到中小企业局,给他中层工资。”

天津纪委监察委员会的监察员表示,魏京生秘密决定,由他的“老同事”管理的生产力促进中心在天津与一家民营企业联合成立一家中小企业融资担保公司,由于经营混乱造成国有资产损失650万元。

罗福来也想进入黄兴国的圈子。2016年,时任天津市宁河区党委书记的罗福来,在全区领导干部会议上用正义的话语批评了圈子文化问题。然而,他自己就是一个模型,他不失时机地钻入圆圈,并尽力去建造它。

罗福说,“当我2012年成为武清区市长时,他(黄兴国)通过他的秘书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见面后,他告诉我,我父母在家乡认识了石天的药品和保健品,当他们回来时,我让我哥哥联系你。”

罗福来意识到这是一个接近他的难得机会

天津港集团公司前董事长于汝民是“秘书圈”的代表官员。

Yu被认为是天津港集团的高层人物。他19岁时以工人身份来到天津港务局,此后从未离开天津港。

1996年,他成为天津港务局副局长。2004年,天津港务局更名为天津港集团。于汝民任天津港集团董事长兼副董事长。他曾于2007年担任天津港务局党委书记和主席,直至2013年退休。

2017年4月17日,新华社发表了一篇长文章《用好“政治体检” 促进标本兼治——从十八届中央第十轮巡视看巡视整改成效》。文章透露,天津港集团公司前董事长于汝民因形成派系、裙带关系和小团伙以及培养“秘书圈”而被立案审查。

这篇报道被认为是余若民出事的先兆,他的名字在媒体报道中第一次被贴上“秘书圈”的标签。2017年5月21日,天津市纪委立案调查于汝民的严重违纪行为。

公告称,于汝民在担任天津港务局副局长、局长、党委副书记、总裁、党委书记、天津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以及退休后,违反政治纪律和规则,形成“秘书圈”,丧失理想信念,从事迷信活动。

此外,他还违反组织纪律、诚信纪律、生活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违规提拔和调整干部。接受可能影响公正履行公务的礼品和消费卡,退休后违规兼职,经营业务的;他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钱财,涉嫌受贿。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披露,在艰苦培育“秘书圈”的过程中,担任天津港主要领导人20多年的余汝民利用自己的职位,在天津港及相关部门安排了6名秘书担任重要职务。

余若敏在建立“秘书圈”方面有很多经验。根据这份报告,他的伎俩是在老秘书离开之前推荐一位新秘书接管或担任重要职位。依靠这种“前任推荐接班人”的方法,于汝民在天津港形成了一个裙带关系极其紧密的“秘书圈”。

在这些秘书看来,党章、党纪和组织程序不等于鲁敏的指示甚至暗示。

报道还说,余若民自己选人用人,向外界释放了一种“只有跟着我才能重用”的氛围,让许多工作踏实的干部不寒而栗。

在天津的落马官员中,有些官员非常重视“小男孩”和“兄弟”之间的关系,形成了“友谊圈”。这方面的代表人物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虹桥区委员会前副主席李可。

在2016年中央检查组“回顾”天津之旅中,天津纪委收到了中央检查组移交的李克的线索。通过对李克的调查,发现他在担任天津虹桥区建设委员会主任和房屋管理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朋友谋取利益,收受巨额金钱和财产。

在中央电视台2017年4月22日的照片中,天津市纪委工作人员表示,李科是该市虹桥区几个住宅区配套设施中标的负责人。

天津纪委委员于海阔指着一个叫全福家园的社区说:“李克向他简要介绍了这些建筑的外墙保温和檐口涂料工程。“

天津纪委还说,李克通过帮助人们处理事务和应酬,为自己谋取经济和政治利益,编织了一个更大的圈子。

李克在天津第一看守所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现在我也意识到,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在沟通过程中,我们应该准确判断谁接近你,谁为你交朋友,谁为你掌权。“

2016年10月,天津市纪委发布消息称,李克是组织者

2016年9月13日,天津市纪委就蓟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许家台镇原党委书记王陆严重违纪问题发出通知。通知提到,王陆的党章党纪意识非常薄弱,他的生活圈子和朋友混在一起。王陆喜欢打麻将,有些人喜欢,经常陪他打麻将,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麻将圈”。王陆非常接近这些“麻友”,并利用他的力量帮助“麻友”。

奇特多样的圈层文化是一种顽固的疾病,损害了天津的政治生态。天津也意识到了它的危害并采取了一些措施。

2017年5月19日,天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鲁为民在访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网上采访”时表示,天津的圈子文化是无穷无尽的,好人是普遍存在的。作为当时的“最高领袖”,黄兴国为自己的人民设计路线,精心培育,传播到白头、拉善头等不良风气,败坏了政治氛围,搞垮了一批干部。

他还介绍说,2016年,天津市纪委委托相关部门进行了问卷调查,36.2%的受访干部群众认为天津存在循环文化现象。”这充分表明,天津循环文化的扩散程度和负面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朝闻天下》报道称,天津在2016年区县过渡期间,为了摆脱圈文化和好人的积弊,打破了以往人与区域划分的“潜规则”,坚持干部工作中的博弈,大力推进干部交流。共调动111名市级干部和63人,占团队成员总数的33.9%,是近年来最大的交流。

2017年4月25日,天津市委监察室主任殷琦在《中国纪检监察》发表了一篇文章《人民日报》,文章中写道:自检查整改以来,天津共进行了95次提醒、62次询问和161次关于圈文化和好人问题的告诫。

天津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察局局长邓修明表示,圈子文化和良好的人民原则往往是互为因果的。根本原因是党性弱化和政治不负责任,这是党内政治生活不规范、不苟言笑的必然结果。因此,为了根除圈子文化和好人的土壤,一个人决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力克圈子文化、好人主义》 2018年第26期

声明:《中国新闻周刊》手稿的出版须经书面授权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yourctt.com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